劍來|第六百六十三章 醉酒

推薦閱讀:神道丹尊抗戰之第十班儒道至圣三國之仲謀天下重生首長的小媳婦武俠世界逍遙行抗戰之還我河山絕世皇帝寒門梟士符皇
  那位施展袖里乾坤,硬生生從劍氣長城墻根那邊卷走竹篋一行人的王座大妖,正是將無數座仙家遺址煉化自家庭院的黃鸞。

  陸芝仗劍離開城頭,親自截殺這位被譽為蠻荒天下最有仙氣的巔峰大妖,加上金色長河那邊也有劍仙米祜出劍攔截,依舊被黃鸞毀去右邊半截袖袍、一座袖中天地的代價,加上大妖仰止親自接應黃鸞,得以成功逃回甲申帳。

  陸芝站在那條劍仙越來越稀少的金色長河之上,沒有返回劍氣長城,留在原地,據守一方。

  先前她的出劍,太過束手束腳,因為戰場位于長河與城頭之間,己方劍修太多。

  老劍修殷沉盤腿坐在大字筆畫當中,搖搖頭,神色間頗不以為然,嗤笑一聲,腹誹道:“若是我有此境界,那黃鸞逃不掉。這場仗都打到這份上了,還不知道如何算賬才賺,你陸芝怎么當的大劍仙,娘們就是娘們,婦人心腸。”

  殷沉在劍氣長城,那份人敬人愛的口碑,大概就是這么來的。

  在那甲申帳外,黃鸞抖了抖右手袖子,如撒豆在地,芥子大小的幾位年輕劍修,紛紛現身。

  竹篋收劍道謝,離真臉色陰沉,雨四狼狽不堪,攙扶著昏迷不醒的少年灘。

  至于流白,折損最為嚴重,所幸魂魄已經被灘收攏起來。

  不是劍修,卻是甲申帳領袖的少年木屐,在得知流白的處境之后,雖然心急如焚,依舊與這位前輩彎腰致謝。

  黃鸞微笑道:“木屐,你們都是我們天下的氣運所在,大道長遠,救命之恩,總有報答的機會。”

  木屐神色堅毅,說道:“晚輩絕不敢忘記今日大恩。”

  一旦甲申帳真正戰死一位劍仙胚子,那他木屐作為甲申帳領袖,就不光是賬本上的功過得失了,所以黃鸞此舉,之于少年木屐,同樣無異于救命之恩。

  仰止一揮手,將那雨四直接拘押再打退,她站在了雨四原先位置,將少年輕輕抱在懷中,她伸出一根手指,抵住灘眉心處,一道天地間最為純粹的水運,從她指尖流淌而出,澆灌少年各大氣府,與此同時,她一搓雙指,凝聚出一把瑩白短劍,是她珍藏多年的一件上古遺物,被她按住灘眉心處,少年毀去一把本命飛劍,那她就再給一把。

  片刻之后,灘悠悠然醒來,見著了帝王冠冕、一襲黑色龍袍的女子那熟悉面容,少年驀然紅了眼睛,顫聲道:“師父。”

  仰止柔聲道:“些許挫折,莫掛心頭。”

  灘到底是少年心性,遭此劫難,身受重創,雖然道心無損,可謂極為不易,但傷心是真傷透了心,少年哽咽道:“那家伙太陰險了,我們五人,好像就一直在與他捉對廝殺。流白姐姐以后怎么辦?”

  說到底,少年還是心疼那位流白姐姐。

  仰止笑道:“那流白,師父本來就嫌棄她模樣不夠俊俏,配不上你,如今好了,讓周先生干脆更換一副好皮囊,你倆再結成道侶。”

  少年趕緊搖頭,他并非這般心意。

  仰止揉了揉少年腦袋,“都隨你。”

  黃鸞大為意外,仰止這婆娘什么時候收取的嫡傳弟子?

  劍仙綬臣匆忙趕來甲申帳,從灘那邊收走了自己師妹的魂魄,確定流白的金丹與元嬰皆無大礙之后,綬臣松了口氣,仍是與諸人道謝一聲,然后小心翼翼以術法攏著流白魂魄,趕緊繞路去往師父那邊。

  至于為何繞路,當然是那個阿良的緣故。

  黃鸞御風離去,返回那些瓊樓玉宇當中,選擇了僻靜處開始呼吸吐納,將充沛靈氣一口鯨吞殆盡。

  此次出手,其實數他損失最大,將自己精心栽培出來的侯夔門,在戰場上作為牽線傀儡,作為針對年輕隱官的先手,結果沒了一顆重要棋子不說,還挨了陸芝和米祜各自一劍,碎了半截法袍袖子,外加一座小天地,關鍵是白白折損了他三百年道行。

  黃鸞心意一動,只見不遠處憑空多出了一座眾多蛟龍尸骸作為棟梁、廊道的閣樓,黃鸞立即打開禁制,收入自家天地。

  黃鸞微笑道:“謝過老祖賞賜。”

  木屐已經返回軍帳。

  竹篋和離真并肩而立,在遙遙觀戰。

  先前圍殺隱官一役,他們兩人因為始終沒機會傾盡全力,甚至都沒有受傷,只是比起流白、灘和雨四這三人,估計他們兩人,才是最憋屈的。

  離真與竹篋心聲言語道:“想不到輸在了一把飛劍的本命神通之上,如果不是這樣,就算給陳平安再多出兩把本命飛劍,一樣得死!”

  竹篋說道:“抱怨可以,但是希望你不要遷怒灘和雨四。”

  離真譏笑道:“你不提醒,我都要忘了原來還有他們參戰。三個廢物,除了拖后腿,還做了什么?”

  竹篋皺眉說道:“離真,我敢斷言,再過百年,就算

  是受傷最重的流白,她的劍道成就,都會比你更高。”

  離真沉默片刻,自嘲道:“你確定我能活過百年?”

  竹篋反問道:“是不是離真,有那么重要嗎?你確定自己是一位劍修?你到底能不能為自己遞出一劍。”

  竹篋心中大為疑惑,先前的托月山離真,雖然桀驁不馴,目中無人,但是那種鋒芒畢露的意氣風發,竹篋不覺得有什么錯。

  只是不知為何,離真在“死”了一次之后,性情好像越來越極端,甚至可以說是灰心喪氣。

  離真雙手揉著臉頰,喃喃道:“你親身走過光陰長河嗎?可能沒有,可能走過,但是你肯定不曾見過光陰長河的河床,我走過,那就是命運。”

  竹篋聽著離真的小聲呢喃,緊皺眉頭。

  雨四孤苦伶仃一人站在那邊,比神色黯然的離真,更加失魂落魄。

  獨處容易讓人生出孤單之感,孤獨卻往往生起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一道身形憑空出現在他身邊,是個年輕女子,雙眼猩紅,她身上那件法袍,交織著一根根細密的幽綠“絲線”,是一條條被她在漫長歲月里一一煉化的江河溪澗。

  她輕聲安慰道:“公子,沒事,有我在。”

  然后她死死盯住那身材婀娜的仰止,對峙雙方,是新舊兩位曳落河之主。

  雨四伸手撇開年輕女子的手,率先挪步,淡然道:“走吧。”

  那女子尾隨其后。

  灘看到這一幕后,頓時愕然。

  坐在軍帳內的木屐抬起頭,又低下頭。

  木屐一直清楚離真、竹篋和流白三人的師門,卻是今天才知道灘和雨四的真正靠山。

  少年撓撓頭,不知道自己以后什么才能收取弟子,然后成為他們的靠山?

  陳平安猛然驚醒過來,從床榻上坐起身,還好,是許久未歸的寧府小宅,不是劍氣長城的墻角根。

  陳平安伸手抵住額頭,頭疼欲裂,重重吐出一口濁氣,只是這么個小動作,就讓整座人身小天地翻江倒海起來,應該不是夢境才對,山上神仙術法萬千,世間古怪事太多,不得不防。

  陳平安怔怔望向門口那邊。

  門檻那邊坐著個男人,正拎著酒壺仰頭喝酒。

  一屋子的濃郁藥味,都沒能遮掩住那股酒香。

  男人站起身,斜靠房門,笑道:“放心吧,我這種人,應該只會在姑娘的夢中出現。”

  說到這里,男人抹了把嘴,自顧自樂呵起來。

  世事短如春夢,春夢了無痕,譬如春夢,黃粱未熟蕉鹿走……

  讀書人想起了一些美好的書上詩句罷了,正經得很。

  陳平安如釋重負,應該是真人了。

  陳平安與阿良對視許久,開口第一句話,便是一個大煞風景的問題:“阿良,你什么時候走?”

  希望阿良返回劍氣長城,但是不希望阿良留在劍氣長城,會死的。

  這場戰爭,唯一一個敢說自己絕對不會死的,就只有蠻荒天下甲子帳的那位灰衣老者。

  即便是仰止、黃鸞那些蠻荒天下的王座大妖,都不敢如此確定。

  劍氣長城這邊,更是無人例外。

  “我想走,一大幫子飛升境留不住,我不想走,老大劍仙都趕不跑,你小子勸得動?”

  阿良嘆了口氣,晃蕩著手中酒壺,說道:“果然還是老樣子。想那么多做什么,你又顧不過來。當初的少年不像少年,如今的年輕人,還是不像年輕人,你以為過了這道門檻,以后就能過上舒坦日子了?做夢吧你。”

  今日事之果,看似已經了解昨日之因,卻往往又是明日事之因。

  山上修道,為何上山?不全是占據一方風水寶地那么簡單。

  阿良伸手以酒壺點了點年輕人,“就不該讓你這么早又練拳又修行,左右這個師兄當得不行,下次見面,我說說他。”

  修道之人,勞心不勞力,純粹武夫,勞力不勞心。這小子倒好,兩樣全占,可不就是自討苦吃。

  不過阿良也沒多說什么重話,自個兒有些言語,屬于站著說話不腰疼。不過總比站著說話腰都疼要好些,不然男人這輩子算是沒盼頭了。

  阿良示意陳平安躺著修養便是,自己重新坐在門檻上,繼續飲酒,這壺仙家酒釀,是他在來的路上,去劍仙孫巨源府上借來的,家里沒人就別怪他不招呼。

  陳平安好奇問道:“打過架了?”

  阿良面朝院落,神色憊懶,背對著陳平安,“不多,就兩場。再打下去,估摸著甲子帳那邊要徹底炸窩,我打小就怕馬蜂窩,所以趕緊躲來這里,喝幾口小酒,壓壓驚。”

  不是被圍毆的架,他阿良反而提不起精神。

  只是好不容易

  故地重游,酒水滋味依舊,許多朋友成了故友,還是傷心多些。

  他這輩子,好像從來都是這個鳥樣,所以喝酒再多,從來難開懷。

  阿良隨口問道:“你小子是不是答應了老大劍仙什么?”

  陳平安說道:“劍氣長城能夠額外多守三年。”

  不知不覺,在劍氣長城已經有些年。如果是在浩然天下,足夠陳平安再逛完一遍書簡湖,若是獨自遠游,都可以走完一座北俱蘆洲或是桐葉洲了。

  擔任隱官之后,在避暑行宮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唯一的散心舉動,就是去躲寒行宮那邊,給那幫孩子教拳。

  “那你是真傻。”

  阿良搖搖頭頭,說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愁苗來當這個隱官大人,你打個副手,就會輕松很多,劍氣長城的結局,也不會相差太多。如今第五座天下已經開辟出來,城池北邊的那座海市蜃樓,老大劍仙與你說過內幕沒有?”

  陳平安刻意忽略了第一個問題,輕聲道:“說過,整個海市蜃樓,是一座斷斷續續打造了數千年的仿造飛升臺,加上隱官一脈的避暑行宮和躲寒行宮,就是一座遠古三山陣法,到時候會攜帶一批劍氣長城的劍道種子,破開天幕,去往最新的天下。只是這里邊有個大問題,海市蜃樓宛如一座小廟,容不下上五境劍仙這些大菩薩,所以離開之人,必須是中五境下五境的劍修,而且老大劍仙也不放心某些劍仙坐鎮其中。”

  阿良嘖嘖稱奇道:“老大劍仙藏得深,此事連我都不知曉,早些年四處逛蕩,也只是猜出了個大概。老大劍仙是不介意將所有本土劍仙往死路上逼的,但是老大劍仙有一點好,對待年輕人一向很寬容,肯定會為他們留一條退路。你這么一講,便說得通了,最新那座天下,五百年內,不會準許任何一位上五境練氣士進入其中,免得給打得稀爛。”

  果然是哪個大戶人家的院子里邊,不埋藏著一兩壇銀子。

  這等驚世駭俗的飛升大手筆,到時候誰來護陣?自然是那位老大劍仙親自出劍。

  阿良忍不住狠狠灌了一口酒,感慨道:“我們這位老大劍仙,才是最不痛快的那個劍修,半死不活,窩囊一萬年,結果就為了遞出兩劍。所以有些事情,老大劍仙做得不地道,你小子罵可以罵,恨就別恨了。”

  陳平安搖頭道:“不會恨,不敢罵。”

  阿良笑道:“隔三岔五罵幾句,倒是沒啥關系。”

  陳平安無奈道:“老大劍仙記仇,我罵了又跑不掉。”

  阿良點點頭,語重心長道:“喝酒嘮嗑,溜須拍馬,揉肩敲背,有事沒事就與老大劍仙道一聲辛苦了,一樣都不能少啊。再就是你都受了這么重的傷,就一瘸一拐去城頭茅屋那邊,看看風景,那時無聲勝有聲,裝可憐?需要裝嗎,本來就可憐透頂了,換成是我,恨不得跟朋友借一張草席,就睡老大劍仙茅屋外邊!”

  陳平安笑了起來,然后昏昏然,安心睡去。

  阿良獨自坐在門檻那邊,沒有離去的意思,只是緩緩喝酒,自言自語道:“歸根結底,道理就一個,會哭的孩子有糖吃。陳平安,你打小就不懂這個,很吃虧的。”

  能者多勞,長久以往,難免會讓旁人習以為常。

  文圣一脈。

  老秀才在第五座天下,有一份造化功德。

  首徒崔坐鎮寶瓶洲。

  左右拄劍于桐葉洲。

  關門弟子陳平安,身在劍氣長城,擔任隱官已經兩年半。

  以及整座劍氣長城的劍修。

  無論是強者還是弱者,每個人的每個道理,都會帶給這個搖搖晃晃的世道,真真切切的好與壞。

  片刻之后,陳平安便再度從夢中驚醒,他瞬間坐起身,滿頭汗水。

  阿良沒有轉頭,說道:“這可不行。以后會有心魔的。”

  陳平安抬起手臂擦了擦額頭汗水,面容慘然,重新躺回床上,閉上眼睛。

  阿良默不作聲。

  依舊獨自一人,坐著喝酒。

  大概是覺得門檻有些硌屁股,便換了個姿勢,蹲著喝酒。

  當年在那寶瓶洲,戴斗笠的漢子,是騙那泥腿子少年去喝酒的。

  其實世間從無大醉酩酊還逍遙的酒仙,分明只有醉死與尚未醉死的酒鬼。

  劍氣長城的城頭之上,再沒有那架秋千了。

  某位劍仙再不用對著一碗陽春面,不敢下筷子。

  外鄉劍仙元青蜀戰死之際,意氣風發。

  北俱蘆洲太徽劍宗宗主,韓槐子戰死前后,無言語。

  一位白發老嫗站在寧府大門口那邊,在低聲喃喃,老狗,老狗。回來看門。
劍來最新章節http://www.twyxsd.live/jianlai/,歡迎收藏
手機看劍來http://m.ssiaec.com/jianlai/劍來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劍來》版權歸原作者烽火戲諸侯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超級老虎機系統重生之獨行刺客傳承基地一等家丁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漁色大宋滄元圖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平行進口車報價 | 襄陽網 | 非常美文網 | SZ中文網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安徽快三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