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狀元|第二五〇〇章 老臣遵旨

推薦閱讀:神道丹尊抗戰之第十班儒道至圣三國之仲謀天下重生首長的小媳婦武俠世界逍遙行抗戰之還我河山絕世皇帝寒門梟士符皇
  朱厚照對沈亦兒的建議言聽計從,這讓張苑心里很不對味。

  張苑當然明白有個能左右皇帝意見的人存在對他的影響有多大,他往乾清宮外走的時候心里還在想:“剛走了個大侄子,現在莫非又要多個大侄女跟咱家爭權?這叫什么事兒……難道大侄女也想左右朝局?這不會是我那大侄子精心安排的吧?沈家人可真是能人輩出!”

  出了乾清門,張苑還沒找到人傳召謝遷進宮見駕,就見小擰子匆忙而來。

  張苑很清楚,現在小擰子晚上基本不會留在乾清宮伴駕,很多時候可以自行出宮或者是留在值班房過夜。

  朱厚照不去豹房,最多只是在宮市閑逛,找樂子,小擰子在皇帝跟前的地位隨之直線降低。

  “張公公?”

  小擰子見到張苑有些意外,這段時間張苑面圣比誰都積極,讓小擰子覺得自己正在把手頭權力拱手相讓。

  張苑對小擰子抱有一定期望,笑著打起了招呼:“喲,這位不是擰公公嗎?這是出宮去了嗎?”

  小擰子面色稍微沉下來:“陛下有事吩咐辦理,咱家剛從宮外回來。”

  張苑以為小擰子這話是在糊弄他。

  皇帝不可能會有什么事一清早便讓小擰子出宮,而小擰子急匆匆的模樣在張苑看來也是急于去面圣侍奉左右。

  張苑一把將小擰子攔住:“擰公公,這會兒陛下正在跟皇后娘娘用早膳,你還是不要過去打擾了。”

  “嗯?”

  小擰子面色帶著幾分不解,這跟以前朱厚照與沈亦兒貌合神離,從來不在一起吃飯有關,聽張苑這么一說,小擰子覺得應該是皇帝跟皇后間的關系有所進益。

  張苑道:“怎么,你不信咱家的話?這不咱家剛得陛下御旨,要去傳謝閣老進宮面圣,這可是皇后娘娘的意思呢。”

  在這件事上,張苑沒有任何欺瞞的意思,故意把真相告知小擰子,要給對方添堵。

  小擰子皺眉:“有此等事?”

  張苑笑道:“咱家馬上就要派人去傳謝閣老入宮,事情是否有,你接下來便會看到。你是不知道,皇后娘娘可是能耐得緊,在陛下面前……直言不諱,從今往后陛下可能連朝事都要聽從于皇后,到時候你跟咱家……”

  張苑的臉色突然變得陰冷下來,想恐嚇小擰子跟他站在一線。

  小擰子卻見怪不怪,道:“陛下平時聽皇后娘娘的地方多著呢……咱家沒時間跟張公公你瞎扯淡,陛下交待的差事得趕緊前去復命,就此別過!”

  小擰子說完,匆忙往里面去了,這次張苑再阻攔不得。

  目送小擰子進入乾清宮正殿大門后,張苑心里琢磨開了:“這小子,說得就跟真的一樣,不會真是一早他便去辦什么皇差吧?陛下對朝中很多事都明白,我這邊許多事情都隱瞞不報,陛下卻清楚得緊,說明他有別的消息渠道……會不會便是這小東西搗鬼?”

  ……

  ……

  很多事,張苑來不及多想,眼前他得趕緊派人去傳謝遷進宮。

  謝遷突然得知自己被傳召面圣,多少有些意外。

  之前謝遷的確非常想見朱厚照,但機會就在眼前,他卻不知自己面圣后該說什么,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見駕的思想準備。

  入宮在即,來不及找人商議,謝遷只能邊走邊想。

  昨夜他住在長安街小院,距離宮門雖然不遠,但走一趟乾清宮對他來說也不是件輕松的事情。

  謝遷仔細琢磨:“定是為調撥銀兩南巡之事……張苑可能在陛下跟前將事情抖露出來,不過怪不得他,他領皇命辦事,我沒答應,陛下怎能不過問?”

  本來謝遷稍微安定的心思,突然焦躁起來,“見了陛下,我能說什么?難道跟陛下進諫說南巡勞民傷財?陛下能聽得進去?”

  謝遷進言次數多了,發現朱厚照聽不進人勸,或者是聽不進他這樣的忠直老臣勸諫之后,他便覺得進言根本是自取其辱,還不如采取一些相對變通的方法,但可惜他的腦筋瓜不如沈溪那么靈活。

  “現在跟之厚鬧了點別扭,以至于不能去問他的意見,若是換作當年先皇時遇到什么疑難,找他一下子便解決了。這小子把心思全用在對付我,以及如何應付新皇身上,眼看路子走偏了啊……”

  本來對跟沈溪鬧翻還有些許懊惱,但轉眼謝遷便找到正義的基點,把沈溪歸在“走歪路”的年輕人上。

  謝遷快步過了奉天門,只見張苑已在丹陛下等候,沒等謝遷靠前那邊張苑已主動迎過來。

  “謝閣老,這可是陛下傳您來的,不是咱家。”張苑仿佛先打預防針一般,把這次事情的原委跟謝遷說清楚,“皇后娘娘聽說謝閣老您一口回絕陛下調撥銀兩的御旨,便對陛下提出建議,要跟你當面理論。”

  張苑生怕旁人不知沈亦兒干政,故意在謝遷面前強調這件事是新皇后的主意。

  謝遷對張苑的話缺乏基本的信任,心里琢磨開了:“沈家小女不過是個稚子,能懂什么?張苑這栽贓陷害的手法并不高明。”

  謝遷冷聲道:“無論何時,老夫的意見都是如此,陛下南巡本就是勞民傷財,會給大明江山社稷帶來不安定因素,老夫絕對不同意陛下南巡。”

  張苑笑道:“謝閣老這是氣惱咱家將此事告知陛下……不過沒辦法,咱家被催得緊,事情辦不成只能跟陛下如實匯報,若謝閣老同意此事,何至于此?謝閣老反對的話莫要對咱家講,只管去跟陛下提出來,或許陛下對謝閣老的意見會贊同,取消南下的計劃呢?”

  謝遷輕哼一聲,對張苑的態度極為冷漠,但他不著急走,想要從張苑這里探知皇帝跟前的一些事。

  張苑再道:“以前咱家不明白為何沈大人應允自家妹子入宮,現在終于醒悟了……就算沈大人不在,也會有人在陛下面前進言,讓陛下時刻知道自己該做什么……謝閣老,咱家不攔著您,您老請吧。”

  ……

  ……

  本來謝遷的心情沒那么糟糕,在跟張苑一番對話后,發現自己心境亂了。

  張苑最后那番話對他觸動很大,沈溪不在京城,卻讓自己的妹妹進言,這跟后宮干政沒什么區別,這也是歷來王朝最忌諱之事,謝遷當然怕沈亦兒年歲小沒人規范,將來會胡作非為。

  謝遷帶著惶恐不安的心情進入乾清宮,往四下看了看,除了皇帝坐在案桌后外,只有小擰子侍立御座旁,不見沈皇后的身影。

  “老臣見過陛下。”謝遷拱手行禮。

  朱厚照一擺手:“謝閣老多禮了,多日不見,身體還好吧?”

  謝遷沒有抬頭,恭敬地說道:“老臣身體還好,勞陛下掛心了。”

  朱厚照道:“謝閣老,有話便直說,朕跟戶部提出調撥一百萬兩銀子作為南巡費用,還有沈尚書的軍費,聽說你那邊直接回絕了,可有此事?”

  皇帝一上來問話就很直接,讓謝遷稍微有些不適應,稍微遲疑之后才道:“老臣對于戶部之事不太了解。”

  雖然現在朝中包括皇帝在內都知道謝遷左右朝局,但有些事謝遷自己卻不能承認,他作為內閣首輔實質上只是皇帝的顧問和秘書,如今卻僭越管理朝政,讓朝中大臣都聽從他的吩咐辦事,儼然把自己當成了宰相,這是違背大明祖制之事。

  朱厚照道:“就當你不了解,朕問你,現在朕要跟你要一百萬兩銀子,謝閣老給還是不給?”

  此話依然問得非常直接,謝遷鎮定自若地回答:“陛下,您離開京師,難免會造成朝廷亂局,實非上上之選。”

  朱厚照語氣顯得有幾分不善:“正面回答問題吧。”

  說話時,朱厚照側目往遠處一處屏風后看,顯然那邊有什么文章,謝遷雖然留意到這點,卻不認為此時有誰會站在屏風后,并未多想,直接道:“老臣沒有資格決定戶部是否要調動府庫銀子,不過想來年初預算和年底結算時,早就將銀兩歸了用途,不能輕易挪用。即便此時有富余,現在調動了,年底時也會在某些方面出現虧空。”

  朱厚照顯得有幾分不耐煩,拿起桌上的賬本一摔,瞪著謝遷道:“這是今年戶部府庫存銀情況,足足有一千六百多萬兩銀子……若是沒人跟朕說,朕都不知原來朝廷如此富裕。”

  “陛下……”

  謝遷沒料到深居皇宮平時不問朝事的朱厚照,此時如此“睿智”,居然把戶部府庫的賬冊都找來了。

  朱厚照道:“朕不想聽謝閣老解釋,朕也知道,這批銀子是這兩年朝廷跟佛郎機人做買賣,還有便是鹽茶鐵改革帶來的收益……這其實都是沈尚書的功勞。”

  “現在沈尚書在江南準備跟倭寇作戰,可惜手頭經費不足,難道朕就眼睜睜看著他在江南徒勞無功?朕作為皇帝,又是朕親自委派他去平靖海疆,若不做點事情,那朕枉為人君。此事便如此定了,不得再議!”

  即便這次朱厚照聽了沈亦兒的,要對謝遷有耐心,但是他著急蠻橫起來,什么道理都不記得,只知道用自己皇帝的身份去壓謝遷。

  謝遷老成持重,還是朱厚照老爹的老師,大明有尊師重道的傳統,但這不是朱厚照的風格。

  謝遷面對皇帝如此壓力不為所動,道:“陛下做任何事當以守規矩為先,若規矩不立,如何能立國?”

  朱厚照這邊對謝遷沒轍,謝遷也無法規勸說皇帝,二人只能互相想辦法消磨對方銳氣。

  朱厚照怒道:“朕是皇帝,難道決定有關社稷之事,還要聽從你這個臣子的?”

  或許是太過氣憤,朱厚照從御座上站起來,惡狠狠地瞪著謝遷,就差沖下去掐架了。

  便在此時,只聽“砰”一聲悶響,卻是屏風后丟出只鳳頭女屐來。朱厚照一怔,隨即坐回椅子上。

  謝遷聽到一聲怪響,不由側頭瞥了一眼,發現不遠處那只鳳頭鞋時,臉色一變,心里開始琢磨開來:“莫非真是沈家小女在里面?”

  朱厚照一下子沒了脾氣,等他再次從御座上站起來時,神色變得異常平靜。他走下御階,看樣子是想到近前跟謝遷理論。

  謝遷心里有些不安,但作為臣子只能低著頭。

  不想朱厚照并未徑直到謝遷跟前,而是折道往屏風后去了,隨即里面傳來嗡嗡的說話聲,可惜因為距離有些遠,謝遷聽不清里邊在說什么,甚至具體是什么人謝遷都不好去下定論。

  “這是怎么回事?”

  謝遷非常費解,以前每次跟皇帝談話都沒這么麻煩,不過基本是以不歡而散收場,好像這次起了沖突后,朱厚照未像以前那樣直接丟下句話便甩袖而去,這次耐心比以往強多了。

  過了半晌,朱厚照從屏風后出來,在小擰子的攙扶下坐回龍椅上。

  朱厚照道:“謝閣老,一百萬兩銀子,就當是朕借你的,回頭還到戶部賬上,你看如何?”

  謝遷聽到這話不由大跌眼鏡。

  皇帝用威嚴逼迫不得,居然提出借錢,這也算是開創歷史先河,若皇帝只是跟臣子借或許不算什么,現在是跟戶部借錢,等于說天下之主要跟他的臣子商量從自己府庫拿銀子不得,只能跟臣子商量從府庫借錢。

  從這點上,謝遷便感覺朱厚照態度的轉變,雖說聽起來很荒唐,但謝遷的執拗顯然不如之前強烈。

  謝遷心想:“難道說對皇帝和沈之厚來說,這一百萬兩銀子太過重要,要到非借不可的地步?”

  朱厚照見謝遷不回答,以為謝遷不會同意,只好耐著性子將從屏風后討來的“絕招”繼續用下去,道:“若是謝閣老怕朕不還的話,那朕就先以內府明年的開銷作為抵押,朕還可以給你打欠條,保證明年今天之前將銀子全都歸還戶部。這樣總沒問題了吧?”

  謝遷黑著臉道:“陛下身為九五之尊,何必如此?”

  朱厚照也有些氣惱:“謝閣老,若是你肯痛快答應調撥銀子的話,朕何至于如此?現在誰都知道戶部有錢,而朕現在南巡還有沈尚書出兵平息倭寇都需要銀子,沈尚書那邊甚至還要造大海船,這沒銀子能打贏這場仗嗎?”

  “朕難道是用來揮霍無度的嗎?這些都是必要的開支,朕現在跟你商量,若是你不同意的話,朕就開朝議商量,若是朝議也不同意的話,朕就去跟京師的士紳借,以朕的名譽作為擔保,就不信他們不借!”

  面對皇帝如此蠻橫的態度,謝遷感到很無語。

  謝遷當了多年首輔,根本就不怕朱厚照跟他發脾氣,最多互不干涉,而朱厚照又沒那么大的耐心管理朝事,最后很多事還是順著他的意思發展,就算偶爾有執拗不過的,謝遷也會在其他方面找補回來,連對韃靼之戰,朝廷都沒調撥太多銀兩,最后反而有賺。

  不過現在朱厚照來耍渾這套,謝遷就有點招架不了。

  謝遷心想:“陛下若跑去跟士紳借錢,朝野知道因為我僭越阻礙戶部調撥銀子而拖欠沈之厚軍費,讓陛下非要到向外借錢的地步,臣僚會怎么想?他們會覺得陛下胡鬧,還是覺得我這個首輔大臣一門心思跟陛下作對?”

  謝遷突然覺得這招很陰損,朱厚照把自己擺在一個受害者的立場上,讓他下不來臺。

  謝遷再一想:“就算臣僚會站在我這邊,百姓會怎么想老夫還有滿朝大臣?那時候怕是沒人覺得皇帝是在胡鬧,反而覺得我們這些兢兢業業的臣子逼迫太甚,帶頭違背三綱五常……”

  因為被皇帝借錢的舉動震懾,謝遷半晌沒說出話,一句拒絕的話都沒法出口。

  而朱厚照卻沒想那么多,他只是聽了沈亦兒借錢的建議,為了哄沈亦兒開心,才到謝遷面前低聲下氣說話。

  若非沈亦兒在旁,他才沒耐心跟大臣借錢,當然朱厚照會覺得借錢是“餿主意”,哪里有皇帝跟臣子借錢的?

  這得多掉價?

  所以朱厚照不知道這一招對謝遷的沖擊是有多大,朱厚照自己也帶著幾分不解:“謝閣老這是怎么了?他不想借就明說,連話都不說,這是準備對朕無聲抗議?”

  朱厚照實在等得不耐煩,道:“謝閣老若是不借就算了。”

  這下等于是讓謝遷再沒有任何退路,謝遷苦著臉道:“陛下,若您是實在需要這一百萬兩銀子,也并非不可……”

  “嗯?”

  朱厚照一時沒反應過來,這怎么回事,你不同意給銀子,我說要跟你借,你不用我借了,要直接給我?

  這算什么意思?

  謝遷道:“若這一百萬兩白銀是用在軍費以及必要用度上,老臣認為有必要,但就怕有人會私下挪用這批銀子。”

  朱厚照聽到這話后不由覺得謝遷有幾分通情達理。

  連固執的謝老頭都妥協了,朱厚照也是個明理之人,自然不會再用強硬的態度去跟謝遷說話,笑著道:“這是當然,朕都打算借銀子了,怎會胡亂花錢?所有錢都用在必要的開支上。”

  朱厚照嘴上這么說,心里卻在琢磨:“什么是必要開支?朕給人打賞個幾百兩銀子算不算?”

  謝遷并不知皇帝只是糊弄他,繼續道:“若陛下取消南巡之事,戶部可以調撥一百萬兩銀子作為軍費。”

  謝遷已感覺到阻礙朱厚照調撥一百萬兩銀子不太可能,所以盡可能通過答應這件事來交換更多條件,而最優先的當然是阻止朱厚照離開京城。

  朱厚照一擺手:“這個可不行。朕已準備好南巡之事,取消的話太過突然,也會讓人覺得朕言而無信,定好的事豈能說取消就取消?不過朕可以答應謝閣老,南下途中絕對不會有任何鋪張浪費和擾民的情況出現,至于銀子用度,戶部可以找專人陪同南下,監督這批銀子的使用情況。”

  謝遷本來看不起朱厚照,但聽了這番話后,卻發現朱厚照說話條理有度,很多事考慮周全,并非是他印象中一個胡鬧昏君應該有的形象。

  朱厚照再道:“若謝閣老實在不放心,可以一同南下,不過以朕想來,京城應該有能替朕做主之人主持大局,朕準備帶司禮監掌印張苑一同南下,而謝閣老可以留在朝中,全權處理天下事務!”

  又是一個讓謝遷覺得沒法拒絕的條件。

  之前皇帝御駕親征,謝遷被調到三邊當苦役,什么事要先送到宣府交給張苑和朱厚照處理,造成了張苑一手遮天的情況,以致后來戰局陷入被動。

  當時謝遷便在想,若是一切事務都交給他來處理,朝中事務不至于發生混亂,或許中原災禍也不會蔓延。

  現在朱厚照提出南下,仍舊要帶張苑同行,卻讓他留在京城處理所有事務,等于說謝遷變相成為監國,如此一來謝遷基本不用再受司禮監和皇帝牽制,謝遷處理起朝事也會更加得心應手。

  現在就好像讓謝遷做一個選擇,花原本屬于朱厚照的一百萬兩銀子,完成一場對家國有利的戰事,還能換到自己未來半年甚至一年的朝政管轄權限,讓朝廷一切政策按照自己的想法發展。

  謝遷思來想去,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理由拒絕。

  但就算謝遷此時被說動,但還是有些不甘心,想交換更多的條件。

  但就在謝遷準備開口時,朱厚照有些不耐煩了:“是否同意,謝閣老請給個痛快話吧?再多說也無益。”

  這下謝遷反而陷入被動,難得皇帝轉性跟他商議,過了這村沒這店,謝遷不再拒絕,直接行禮:“老臣遵旨。”
寒門狀元最新章節http://www.twyxsd.live/hanmenzhuangyuan/,歡迎收藏
手機看寒門狀元http://m.ssiaec.com/hanmenzhuangyuan/寒門狀元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寒門狀元》版權歸原作者天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超級老虎機系統重生之獨行刺客傳承基地一等家丁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漁色大宋滄元圖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平行進口車報價 | 襄陽網 | 非常美文網 | SZ中文網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安徽快三官方网站